學理財 | 產品中心 | 終端下載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頂點財經 >> 挖題材 >> 正文

【挖題材】鋰電產業并購后遺癥:現金緊張、政策生變 上市公司難承重壓

2018年08月08日 11:02:00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出處:頂點財經

  8月7日晚,面對深交所“是否觸及應被實行其他風險警示情形”的疑問,現金流緊張、業績大幅虧損的猛獅科技(002684.SZ)選擇了延期回復《關注函》。

  這只是A股鋰電資產并購潮下的一角。隨著去杠桿背景下融資受限、新能源產業補貼退坡、動力電池降價、上游原材料價格高位徘徊等因素影響,泛濫的跨界并購后,不少鋰電池企業已經不堪重負。

  “電池制造承受了來自市場的壓力,第一是上擠下壓,上游核心材料在漲價,而下游整車廠商又不斷打壓價格;第二在結算上,由于國家補貼結算不及時,導致現在新能源車企在對動力電池結算時,存在很長的賬期。”8月7日,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理事長、電池網創始人于清教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高速擴張暴露風險

  數據顯示,鋰電池板塊的100家上市公司中,有42家企業2017年經營現金流為負值。其中,堅瑞沃能(300116.SZ)、猛獅科技因現金流緊張,公司甚至無法日常經營。

  以消防器材起家的堅瑞沃能(原名“堅瑞消防”)和原主營鉛蓄電池的猛獅科技存在諸多相似之處。

  二者皆在主業持續低迷之下,一前一后邁入了鋰電池行業,隨后因為宏觀環境、行業政策變動以及前期的激進擴張,現金流斷裂,無法正常經營。

  2015年猛獅科技在新增了鋰電池業務之后,馬不停蹄地投資設立上海松岳電源、參股中興派能,在一系列兼并重組和對外投資之后,猛獅科技2016年凈利潤大增3276.11%。同年,堅瑞消防宣布收購沃特瑪,其后更名為堅瑞沃能,一躍成為全國第三大動力電池龍頭企業,裝機量僅次于寧德時代和比亞迪。

  但隨后,二者都選擇了“激進”的擴張之路,猛獅科技通過外延式并購,對外投資壯大規模,堅瑞沃能則選擇了新增生產線擴大產能。

  2015年至2017年,猛獅科技用在增資并購上的資金分別達到1.83億、18.89億和20.49億元,三年累計增資、并購、新設子公司超過60家。截至目前,公司控股參股的海內外企業80余家,業務范圍涵蓋高端鋰電池制造、新能源汽車租賃運營等清潔能源的生產、儲存和應用的三大環節。

  堅瑞沃能從上市后就不斷增設生產線,2017年底時,公司在全國11個省市進行產能布局,設立了11個電池生產基地,而每個項目投資額均超過20億元。截至2017年末,公司整體債務254.34億元,財務費用高達5.20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910.22%。

  然而隨著融資渠道收緊,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重大變化,2017年,猛獅科技和堅瑞沃能同時發生業績變臉,同時還出現了應收賬款占比過高,現金流為負、公司債務在短期內大額攀升等。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猛獅科技和堅瑞沃能凈利潤分別虧損1.34億元和36.67億元,同比下降242.74%和965.92%;公司應收賬款分別為33.25億元和84.38億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85.15%和87.35%;經營現金流凈額分別為-13.50億元和-20.09億元;資產負債率分別升至74.82%和86.13%。

  2018年上半年,猛獅科技預虧2.7億元至2.94億元,堅瑞沃能上半年預虧15.43-15.48億元。對于虧損的主要原因,二者都提到“新能源汽車產業政策突變、現金流緊張影響正常經營”等因素。“主要是受到新能源補貼資金的延遲發放,或者部分認為本來可以拿到補貼的企業最后因為各種原因拿不到補貼了,導致行業現金流出現問題,從而影響到上游電池和材料企業的回款和現金流。”8月7日,伊維經濟研究院研究總監吳維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公開資料顯示,由于債務糾紛,猛獅科技及子公司截至8月2日已經有29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凍結資金高達4.34億元;堅瑞沃能截至8月6日被凍結銀行賬戶83個,凍結資金和資產合計超3.82億元。

  “通過調研,我們了解到,一些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今年融資壓力較往年有一定程度地增加。”8月7日,浙商證券電力設備與新能源首席分析師鄭丹丹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業績不及預期

  對于堅瑞沃能和猛獅科技來說,現金流無疑是“壓垮”公司經營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新能源汽車產業變局之下的風險也不容忽視。

  僅從業績上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從2015年至今跨界鋰電池的上市公司中,部分企業的業績明顯下滑,業績不達標現象屢有發生。

  如2016年斥資47.5億收購普萊德的東方精工(002611.SZ),彼時普萊德原股東承諾普萊德2016-2019年的扣非后凈利潤分別為2.5億元、3.25億元、4.23億元和5億元。2016年普萊德超預期完成承諾,1-10月完成扣非凈利潤3.21億,但2017年業績卻大反轉,普萊德僅實現扣非凈利潤2.61億元。

  勝利精密(002426.SZ)自2015年收購的鋰電池隔膜公司蘇州捷力后也坎坷不斷。2016年,蘇州捷力第一年業績承諾就未完成;2017年,蘇州捷力仍未完成1.69億元的業績承諾,而且實際扣非凈利潤還是負數。

  借殼東源電器的國軒高科(002074.SZ)曾被譽為動力鋰電池第一股,剛上市也曾備受追捧但2017年公司扣非凈利潤下滑44.52%,且經營產生的現金流為負值。

  花費巨資進入隔膜領域的雙杰電氣(300444.SZ)也頗為憋屈。2016年至今,雙節電氣多次增資天津東皋膜,合計出資金額超過3.45億元。此前,天津東皋膜曾承諾2016年度、2017年度的預期凈利潤總計不低于人民幣1.2億元。

  但實際天津東皋膜卻連續兩年虧損累計7159.82萬元。2018年上半年,天津東皋膜業績似乎并沒有好轉的跡象,雙節電氣業績主要靠原配電主業推動,營業總收入較去年同期增長超過60%,凈利潤實現同比增長。

  “我們關注到不少上市公司都存在業績下滑的情況,因為下游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沒有真正發展起來。由于后面的市場端發展不好,導致前期的投資表面上看是產能過剩的,但實際上這個市場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的新舊動能轉換。”于清教說道。

  吳輝則認為,業績下滑部分原因在于之前部分企業存在虛假業績。

  “之前部分企業業績比較好,很多自己內部倒騰,尤其是商用車上。但現在資金流發生變化,很多企業‘玩不起’了,今年才真正反映了行業的實際情況。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在于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不具備競爭性,一直靠政府輸血,尚未市場化發展,前期沖得越猛的企業,可能壓力越大。”吳輝表示。

  不過,鄭丹丹也指出,部分上市公司在切入到新能源汽車市場時,瞄準的是長期發展,盡管有些產業化項目并不能在短期內獲得回報,需要花費較長時間測試、磨合、經歷產能爬坡,但是企業更看重未來十年甚至更久的發展。

期特码表